“渣渣小说”最新网址: www.zztxt.net,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
当前位置:渣渣小说 > 网游小说 >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> 番外四.最后一程

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番外四.最后一程

章节列表下一章
好书推荐:主角叫苏子墨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逆天邪神 我老板是阎王 我的九个绝色美女老婆叶帆苏轻雪 极品公子叶无道慕容雪痕 从通幽之术开始 四合院不甘心的许大茂 侠行天下 军婚蜜爱:甜妻,慢点撩 
正定七年七月,燕京城外。

张莫邪腰间挎着却邪刀,在夜色中眺望这北朝都城。

在他身后,站着一个高大的人影,那人生的一张国字脸,面色刚毅,双拳紧握。

他对张莫邪大喊到:

“张兄,你真的是那江湖传闻的魔教教主?”

“是又如何?”

张莫邪轻声回答到:

“莫非,仁兄听说我是魔教教主,便不打算认我这个朋友了?咱们两人自五个月前相遇,便是情投意合,一起游历这江湖名山大川,一起上泰山拜访玉皇宫宫主,何等潇洒...”

“莫非,仁兄就因为我是魔教教主,便要与我割袍断义不成?”

张莫邪轻笑了一声,他转过身,看着身后这位朋友。

他叫任豪,在张莫邪在潇湘之地,太岳山下遇到的,两个人颇为合得来,年纪相仿,便把臂同游天下名山,至此已有五个月了。

“在我眼里,仁兄可不是那么肤浅的人。”

面对张莫邪的话,任豪握紧拳头,他质问到:

“我确认是不认为张兄是坏人,你仗义非常,又不能忍丑恶之事,路见不平便拔刀相助,乃是一等一的好汉。”

“我也不在乎你是不是魔教教主,我只问张兄一句,你此来燕京为何?”

张莫邪沉默了几息,回答说:

“见通巫教主,北朝国师高兴,与他切磋一场,顺便邀请他加入魔教。”

“那可是北朝贼子!”

任豪大声说:

“自北朝国主去年被刺客刺杀,重病至今,都是高兴狗贼在把持北朝朝政,他狼子野心,对我南国江山虎视眈眈,杀我国民,害我百姓,张兄为何非要与这等妖人为伍?”

“我又不是你们南朝人!”

张莫邪无所谓的说:

“我乃是西域人,非要说的话,我是大楚朝的国民,你南朝国主赵虎得位不正,我可是不认他的。再说了,仁兄,你觉得那耶律崇是被谁刺杀的?”

教主大人轻笑一声,颇有几分邪魅,他弹着手指,说:

“是我让曲邪去做的,不但要杀耶律崇,还要杀你南朝国主赵虎...”

“这天下混乱,我可实在是看够了!既然两者无能,不能统一天下,我便再选一个有能力统一天下的人,莫非不可吗?”

任豪乃是军人出生,还和北朝人打过恶仗,对北朝贼子一点好感都没有。

听闻张莫邪的说法,任豪勃然大怒。

他后退一步,举起双拳,说:

“张兄意欲何为?”

“我啊,我要统一魔教!”

张莫邪拄着却邪刀,把玩着手中剑玉,很坦然的对任豪说:

“统帅魔教众人,入你中原,一统武林,把那带来天下混乱的正邪之分统统抹去!不止如此,我还要看到这天下一统,国泰民安!”

“仁兄啊,再有几十年,便是天下大变之时,若这天下还是如此混乱,这中原神州,怕是就要彻底万劫不复咯。”

“你不理解我,没关系,我也不求你理解,只是,仁兄,别挡我的路就行了。”

“仁兄,你也是人中龙凤,武道天赋让我也为之震惊,你怎么说?”

张莫邪轻声问了一句。

任豪的拳头上,有奇异真气流转不休,他的手指合拢又分开,如此数次之后,他长出一口气,放下双拳,对张莫邪说:

“我不如张兄那么志向远大,我也不志在天下,只是我信的过你,却信不过你麾下魔教!”

“既然张兄要统帅魔教,攻伐天下,我便走这正道之路,夺得那武林盟主的位置,号召天下群雄,若你魔教作恶,我便不会坐视不管!”

“呵呵”

张莫邪笑的夸张,笑的前仰后合,就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一样。

他笑完之后,对任豪说:

“好!”

“仁兄,今夜我两人在此立志,便看看以后谁会赢吧。”

“咱们,江湖再见。”

---------------

正定十五年,4月。

“砰”

太岳山上,山门倾塌,数百弟子惶惶而退,在宗门震动之中,身穿黑袍的张莫邪,怀抱妻子冯雨涵,一步一步踏上石阶山路。

冯雨涵已是面色如纸,油尽灯枯,全靠张莫邪一身通天真气护住心脉,为之续命。

而曾意气风发的张莫邪,才30岁的年级,满头长发却已是灰白不堪,眼中也尽是痛苦惋惜。

“雨涵,再坚持一下,我们就快到了。”

张莫邪语气温柔的,对怀中妻子轻声说了一句。

冯雨涵却已无法再回答他。

妻子的情况,让张莫邪内心如同刀绞,眼前眼前还有真武纯阳宗的弟子赶来阻挡,这魔教教主凶气大放,一时间如狂风过境,将眼前那些不自量力的弟子们卷的东倒西歪。

“纯阳老儿!”

张莫邪的声音直入云霄,他大喊到:

“五年前,在洛阳,正邪大战,我与你打成平手,便知你也已入先天之境!你道家法门最善愈伤,今日,我不为江湖恩怨而来,只求你救我发妻!”

“若你不救,我便屠尽太岳上下!”

张莫邪抱着重病妻子,就站在纯阳宗山门前,周围千百弟子围绕,却无一人赶上前来。

他在等待。

等这传说已是陆地神仙的纯阳子的答复。

许久之后,一声长叹自山顶响起。

“哐”

太岳最高处,已经关闭五年的小道观的门,轻轻开启。

张莫邪抱着妻子飞身而起,真如在天际翱翔一般,在几个起落之间,便落入那道观之中。

-------------

正定十五年,6月。

张莫邪带着妻子上泰山玉皇宫,请玉皇宫宫主紫薇道人为发妻疗伤。

7月。

临安涅槃寺中,圆悟禅师转动佛珠,将手从冯雨涵手腕处拿起,宣了声佛号,对眼前面容枯草的张莫邪说:

“张施主,令妻已是油尽灯枯,这世间无药可医了。”

“若不是你用精纯真气为她强行续命,她在半年前就该去了,但施主又何必执念如此,这生老病死,乃是世间理法,不可违背。”

圆悟禅师坦然的说出了那个残酷的真相,似乎也不怕张莫邪发疯屠了整个临安一般。

他盘坐在张莫邪眼前,一边转动念珠,一边说:

“施主想让爱妻复活,这乃是人之常情,贫僧也能理解。但张施主,你且看看,你爱妻如今昏迷不醒,便被强行束缚在生死之间,既不能复原,也不能死去。”

“这乃是世间最可怕的折磨,你若真的挚爱于她,不如就此放手吧。”

圆悟禅师又宣了声佛号,对眼前一脸漠然的张莫邪说:

“送你爱妻入轮回,为她诵经祈福,原来生能免除灾祸,平安长大,若是有缘,也许还能红尘再见。”

“你一个和尚,懂什么人间情爱?”

张莫邪哑声说:

“你又怎知我和雨涵的事,你又怎知我对她的愧疚。”

“贫僧确实不知。”

圆悟和尚哈哈一笑,他对张莫邪说:

“但施主既然有愧疚,不妨借此最后机会,向令夫人说明,也免得遗憾终生。贫僧可助你一助。”

说完,这和尚便伸出手,抵在冯雨涵冰冷的手腕上,随着佛家真气注入体内,冯雨涵的面色红润了一些,眼睛也开始抖动。

但张莫邪却更加悲伤。

这大概是他和妻子最后一次说话了。

不多时,冯雨涵茫然的睁开了眼睛,她看到了面容枯槁,如一夜之间苍老了十几岁的张莫邪,绿色的眼眸中满是心疼。

“哥哥,你这是...怎么了?”

她艰难的伸出手,抚摸着张莫邪胡子拉碴的脸颊,她说:

“哥哥,我们这是在哪?”

“在临安。”

张莫邪努力的让自己语气温和一些,他对妻子说:

“我请了圆悟大师为你治病,很快你就会好起来了,小楚和小岚还在家里等你呢,你要快点好起来。”

“哥哥不要骗我了。”

冯雨涵露出一丝虚弱的笑容,她先对圆悟大师点头感谢,又对张莫邪说:

“我知道,我那一夜呕血之时,便是我该死去的时候,哥哥用自己的命,在换我的命,不要这样了,我不想看到哥哥如此憔悴。”

“哥哥,我们回家去吧。”

冯雨涵闭上眼睛,对张莫邪说:

“我不想待在这里,这里太吵了,我想回家。”

“好,我们回家。”

张莫邪将情若鸿毛一般的妻子抱起,将体内真气转换的更中正平和,源源不断的送入冯雨涵体内,他抱着妻子,离开涅槃寺。

在寺庙门口,任豪正靠在树边,见张莫邪出来,他便上前一步,说:

“我也修道家真气,也许,我能...”

“莫要说了。”

张莫邪随口说:

“你一个武林盟主,和我这魔教教主混在一起,被人看到不好,若你真想帮忙,就让你那些正派杂碎们,别挡我和我妻子回家的路。”

“仁兄,我最后说一句,这一趟,谁敢拦我...便是破家灭门之祸!”

“不管是谁!”

“还有,你那自蓬莱仙山得来的内功,别再修了,没什么好处。”

说完,张莫邪抱起妻子,如闪电般窜入眼前繁华的街市之中,只是眨眼间,便消失在了那街道屋檐之上。

半月之后,通往西域的萧萧古道上。

张莫邪骑在马上,冯雨涵如年轻时那般,依靠在表哥怀中,她看着眼前长河落日,眼中满是平静和满足。

她希望,这条路永远没有尽头。

就只有她和表哥两人,就这么互相依偎着,一直走下去。

“雨涵,我知道,你这些年,虽然一直没说,但我知道。”

张莫邪拉着马缰,闭着眼睛,抚摸着妻子枯黄的头发,他说:

“都怪我,我当日杀戮太甚,杀了你父亲和家人,你既不能阻我,又不能救下家人,更不会恨我,就这么矛盾的活到现在。”

“小桐棠在十年前,就告诉我,你本就体弱,心思郁结,若不能解开心结,便有性命之忧。”

“我想尽了办法,看来也没能让你解开心结,你还在生下小楚之后,非要再生下小岚,让你本就不多的阳寿,便被掏空干净。”

张莫邪说:

“都怪我,雨涵,若当日,我能心怀一丝善念,慈悲一些,也许你就能陪我更久。这是我做的孽。”

魔教教主长叹一声,他扣紧了手中剑玉,他说:

“这是老天给我的惩罚,它要把你从我身边带走...我只恨,我只恨你我早生了六十年。”

“哥哥又在说胡话了。”

冯雨涵靠在张莫邪怀中,她出神的看着远方红色壮美的夕阳,她说:

“我从没怪过哥哥,当年确实是我父亲做错在前,这江湖事,就是这样的,恩怨难解,我也想多陪哥哥走到老,只是我命中无福罢了。”

“我走之后,哥哥你莫要伤心过度,我知你有大志向,没了我的束缚,哥哥只会更自由的。”

“别胡说。”

张莫邪轻笑了一声,他说:

“我已打定主意,在你去之后,便也离了这江湖。”

“16年前,在太行山上,那仙人与我说,他希望能给这世道带来些改变,我努力去做了,我努力了16年,够了,我已经很累了,雨涵。”

“我只想陪你走完最后一道,从此这世间恩怨,便再与我张莫邪无关!”

“那小桐棠呢?”

冯雨涵咳嗽了一声,她看着张莫邪,眼中有如当年的光,自家哥哥就是这样的英雄好汉,看上一辈子也看不够呢。

她眨了眨眼睛,语气狡黠的说:

“哥哥难道要让小桐棠空等一世吗?韶华易老啊,哥哥,也许,这就是老天的提醒,让我离去,让你和小桐棠能有天作之合。”

“可是,我心中有你。”

张莫邪伸出手,在妻子脸上轻轻一捏,他说:

“又怎么能再融入她呢?”

“哥哥说谎!”

冯雨涵笑嘻嘻的说:

“哥哥好多次说梦话的时候,都会叫小桐棠的名字...是那情蛊,对吧?哥哥,它已入你心,便再无法祛除了。”

“若哥哥真的爱我,便听我的,在我去后,你便去苗疆,娶了小桐棠。”

冯雨涵闭上眼睛,眷恋的嗅着哥哥身上的味道,她说:

“你身边无人照顾,我就算去了黄泉,也于心不安。”

“哥哥,慢一些吧,这条路风景好美,让我好好看一看...”

“慢一些吧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

正定十九年,七月。

燕郊,一处小村落中,已经在江湖失踪四年的一代奇人,魔教教主张莫邪,看着眼前那个傻乎乎的小男孩,穿着破衣服,眼神无光,也看不出有些什么奇特。

他皱着眉头,摸着怀中大橘猫。

这只橘猫,可是他花了四年时间,历尽千辛万苦,才从西域之外的疆域里寻回来的。

他对怀中橘猫轻声说:

“你确定,就是他?”

“喵~”

怀中大橘猫慵懒的叫了一声,它用头蹭了蹭张莫邪,似乎是在催促他。

张莫邪便从手中解下二十年间,几乎从不离身的剑玉,他又抚摸了一下,便将手中剑玉递给眼前那个傻乎乎的男孩。

他抚摸着那男孩的头,轻声说:

“这世间人求不来的仙缘啊,终究是你的。”

“孩子,告诉我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那男孩握着手中剑玉,在剑玉入手的瞬间,他那傻乎乎的眼睛里,似有一道古怪的光一闪而逝,就好像是一直沉睡的某些东西,被唤醒了一刻,又沉沉睡去一般。

他抬起头,对眼前这位和气的,还送给他礼物的大叔咧嘴一笑。

他说:

“我叫...沈秋。”



  www.4xiaoshuo.info。:m.4xiaoshuo.info
章节列表下一章
新书推荐:谁教你这么御兽的 一世难求 一人之下:海陆空最强生物 炼金术师能有什么坏心思 穿越天龙:从珍珑棋局开始 玄幻末世,我有逆天方舟 中华神将:鹰龙大将军 被迫内卷,炮灰女配在年代赢麻了 我!终不朽! 让你当收尸人,你直接解刨了前女友 我的客户李云龙 叶凌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