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渣渣小说”最新网址: www.zztxt.net,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
当前位置:渣渣小说 > 科幻小说 > 魔尊怀了我的崽[穿书] > 第36章(你抛夫弃子)

魔尊怀了我的崽[穿书] 第36章(你抛夫弃子)

章节列表
好书推荐:我在精神病院学斩神 这该死的求生欲[穿书] 夜的命名术 全职业体验系统林逸纪倾颜 玄幻,我顿悟了混沌体 苏南卿霍均曜 开局地摊卖大力 都市巅峰主宰林天成王梦欣 伏天氏 龙纹战神江尘烟晨雨 

萧夕禾被这几人的哑谜打得抓心挠肺,  赠要继续追问时,男人的身体突然浮点微光,  抱着谢摘星的林樊微微一愣:“他这是……要殡天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茫然地看着男人,  一时间没反应过来:“老祖宗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提前了,”男人面色平静,“但还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下意识就要去找他,  却被谢摘星突然拉住。她定定看着男人,男人安抚地摸摸她的脸,转身走到灵兽们中间。

        灵兽们似乎察觉到什么,匐在地上发出哀哀的低鸣。男人的视线在灵兽们身上一一扫过,  最后双脚离地,  渐渐浮至上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本尊先前打算彻底将秘境封闭,  此后独立于五界之外,再不受外敌侵扰,  但是……”男人垂眸看向萧夕禾,“但是本尊的子孙,唯一的后代,还要留在修仙界,她那么弱小,一棵树、一个果子都能要她的命,本尊担心她无法照料自己,  以及将来的子嗣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愿意追随小老大去修仙界,请老大放心!”鸡嘴哽咽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鳄鱼闻言也立刻起身:“我也愿意追随小老大,只要我有一口气,  就定会护小老大无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愿意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愿意!”

        熊大熊二争相表示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眼圈更红了,  拼命克制才没哭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唇角微微扬起,周身浮起的光点越来越多,  几乎照亮了整座山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你们接受她取的名字时,彼此便有了羁绊,所以本尊也属意你们去,”男人抬手,修长的指结近乎透明,“但秘境是你们的家,你们有回来的权利,我将不再彻底封闭秘境,而是留下一把钥匙,有朝一日钥匙会带你们回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几只灵兽红着眼答应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重新看向萧夕禾,萧夕禾眼泪刷地掉了下来,谢摘星沉默地看着这一切,到底还是松开了抓着她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胳膊一轻,当即想也不想地冲向男人。男人平缓落地,将她抱入怀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强忍着来自血脉的悲伤,颤抖着在他怀中开口:“你、你不要担心我,也不必为我考虑,因为我不是……不是你以为的那个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真正的萧夕禾早已经死了,死在原文里的四年前,死在她穿来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闻言笑了一声:“你以为的血脉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红着眼眶抬头,突然对上他了然一切的眼神。她愣了一下:“你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子孙,是这具壳子里的人,你所得到的传承与延续,皆是因为你,而非这具躯壳,”男人像逗孩子一般,轻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子,“将来即使你转世千百遍,依然是我的子孙,你受血脉的指引而来,终将回到我身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怔怔看着他,眼泪簌簌地掉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为她擦掉眼泪,握着她的手贴近自己的胸膛。

        胸膛下那颗心已经趋于停止,萧夕禾要极为努力,才能感受到它有一下没一下的跳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瞬之后,一颗金黄色圆丹从心口浮现,萧夕禾意识到他要做什么后,惊慌地想将手扯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已经晚了,圆丹进入她的掌心、融入她的经脉,一瞬间充斥她的身体。萧夕禾只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量在经脉中奔腾,整个人都仿佛被烧灼一般,鸡嘴他们面面相觑,最后缩小了身体主动钻进萧夕禾的乾坤袋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男人在万千光点中变回鹿蜀原型,对着天空一声嘶鸣,一瞬间,万千灵兽跟着嘶鸣,悲痛的声音几乎划破上空。林樊看着男人的原型,愣了愣后想提醒谢摘星,但在看到萧夕禾通红的眼眶后还是选择了闭嘴。

        天空传来轰隆隆的声响,片刻之后,出口提前开启,所有入侵者都被迫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的身体也渐渐腾空,不由自主地朝着出口飞去,她试图抓住鹿蜀,却被另一人扯进了怀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祖宗……”她拼命挣扎,手朝着鹿蜀的方向奋力去抓。

        鹿蜀看着她的身影渐渐远去,漆黑的眼睛里难得少了几分清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子孙,我唯一的后代,死亡意味新生,你该欢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鹿蜀身上的光越来越强,萧夕禾却眼前阵阵发黑,彻底失去意识前,她指尖碰到了点点光痕,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抓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又一次入睡,她再次梦到那口棺材,只是棺材不再发光,而是一片死寂。她清楚地知道自己在梦中,也第二次走到棺材前,思索许久后伸手摸了摸上头精致繁复的花纹。

        热……很热,经脉中仿佛有岩浆流动,烫得她每一寸肌肤都疼痛起皱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在极致的痛苦中闷哼一声,被疼痛感逼着睁开眼睛,便看到自己身上肌肤焦黑,仿佛刚经历一场烧灼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面露痛苦,略一挣扎焦黑的肌肤便会裂开,现出血红的血肉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呜咽一声想要起来,却被一双手扣回床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想活活被烧死,就别乱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一抬头,便对上一双晦暗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嘴唇动了动,勉强开口:“魔尊,疼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很快就不疼了。”谢摘星说罢,抬手点在她的眉心,一股寒意顿时涌入识海,接着传递到四肢百骸。

        身上的焦黑血痂快速脱落,新的皮肤飞速生长,原本血肉模糊的地方很快一片光滑,体内的燥意也渐渐减退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明明什么都没做,却仿佛搬了三天三夜的砖,整个人累得连手指都不想动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好在不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迷迷糊糊又要睡,彻底失去意识前,隐约看到林樊也进了房内,为她检查完身体后与谢摘星道:“力量还未完全吸收,我先让她沉睡,明晚你再来为她炼化内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有这么强的力量本来是好事,可惜少夫人的身体承受不了……对了,少夫人的手还攥着不肯松,不知道怎么回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嘴唇动了动,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再次醒来,入眼是做工粗劣的床帐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茫然地盯着床帐看了许久,才撑着身体坐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开五指,掌心有一块斑驳的红痕,像极了她先前抓住的光痕。看着这一抹红,她眼睛忍不住泛酸。

        盯着掌心看了许久,又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,并没有焦黑的血痂,也没有烧灼痛楚的感觉,先前的一切似乎只是做梦。萧夕禾轻呼一口气,这才抬头观察眼前的环境。

        是一间不大的屋子,屋子里摆设简单,却窗明几净,隐约还能听到窗外的车马声。环境不算太好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眨了眨眼睛,刚要准备出去看看,房门突然打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柳安安从外头进来,一对上她的视线瞬间睁大了眼睛:“小师妹,你终于醒了!你都睡快半个月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嘴唇动了动,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她扑了个满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笑了一声,安慰地拍拍柳安安:“我睡这么久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呀,从秘境出来你就一直睡,谢摘星说你需要休息,不能轻易挪动,我们便带你来了识绿山附近的客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来这是识绿山附近的客栈,看来他们已经离开秘境了。萧夕禾想起什么,赶紧拿起身上仅剩的乾坤袋开始翻找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那个乾坤袋给了谢摘星,这袋子还是之前在白雾空间时其他修者给的,她之前一直没有查看过,这会儿突然开始翻找,找了半天都毫无头绪。

        正不知该怎么办时,乾坤袋里突然传出鸡嘴的声音:“小老大别担心,我们都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咦?谁在说话?”柳安安惊奇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听到鸡嘴说话后才松一口气,也没打算隐瞒柳安安:“是我从秘境带回来的灵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正思考怎么具体解释时,柳安安先懂了:“遇到的机缘是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勉强笑笑:“算是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师妹运气真好。”柳安安真心为她高兴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叹了声气:“我们是怎么出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都不记得了吗?”柳安安松开她,“啊,不记得也正常,毕竟你从秘境出来时已经昏倒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话,两人一起到床边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被灵兽吞了之后,我跟师兄都以为你死了,和其他人一起躲在山洞里等着秘境出口开启,本来以为还要过几天才开,谁知道提前开了,还强制将我们送了出来,”柳安安叹气,“我们出来之后,就看见谢摘星抱着昏倒的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勉强想起一点昏倒前的事,心情十分惆怅:“谢摘星他们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也在客栈里,就在你隔壁屋子。”柳安安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点点头:“他们还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不好的,不好的只有你,昏睡了这么久,”柳安安说完,眼圈突然红了,“小师妹,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哭不哭,都过去了。”萧夕禾连忙安慰。

        柳安安吸了一下鼻子:“虽然这次任务没成功,但我还是要逼着爹给你买礼物!否则就太对不起你这么大的牺牲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没牺牲……啊对,任务不算没成功。”萧夕禾突然想起自己有鹿蜀血脉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柳安安睁大眼睛:“你找到鹿蜀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可以这么说吧。”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怎么解释,萧夕禾干脆承认。

        柳安安欢呼一声,许如清一进门就笑了:“小师妹醒了,你就这么高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师兄,小师妹取到鹿蜀血了!”柳安安忙跑过去报喜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如清眼底闪过一丝惊讶:“真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……”萧夕禾有点心虚,“具体情况等回去之后再跟你们说吧,现在也解释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现在就出发吧,师父之前还给我来了飞信催促,说谷内又来了几个病患,他跟师娘两人照顾不过来,”许如清叹了声气,“谢摘星说你没醒过来之前不方便移动,我就一直没敢带你走,可又不放心你一个人留下,这才一直拖着没回去,师父师娘都快急坏了,现在既然醒了,应该是没事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话,他为萧夕禾诊了诊脉,还是一切如常,就像刚出秘境时那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若真一切如常,她又怎会昏睡这么久都没醒?谢摘星又怎会一到晚上便亲自来守夜?许如清皱了皱眉,还是觉得应该尽快带她回去让师父看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现在感觉如何?能乘飞行法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活动一下,只觉精力充沛:“没事,我好得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勉强就好,”许如清笑笑,“我们尽快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想了想:“我去跟魔尊道个别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确定?”许如清皱眉,“他若是不让你走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笑笑:“不会的。”相处这么久,她大概也知道了,谢摘星那人骄傲得很,不可能做出这种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如清见她一脸笃定,到底没有再拒绝,只是说了句:“一刻钟之内尽快回来,我们在天黑之前到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答应完,便按照柳安安的提醒去隔壁找人了,结果还没进门,就被林樊及时拦在了门外:“少夫人,你醒了啊,身体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好,”萧夕禾说完,又道,“不要乱叫人,魔尊知道会不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巴不得呢。林樊笑意更深:“你是来找魔尊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他在屋里吗?”萧夕禾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樊点头:“在,但是睡着了,你晚会儿再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一顿,看了眼大亮的天光:“这个时间睡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懂,他最近晚上累得很。”林樊叹了声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确实不懂:“他晚上干嘛去了?做贼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采花贼。”林樊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乐了:“他要知道你这么编排他,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求少夫人一定要保密!”林樊顶着一张娃娃脸,毫无顾忌地撒娇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又贫了几句,谢摘星始终没出来,萧夕禾不由得叹了声气:“既然他睡着了,那我就不等了,还请你帮我跟他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什么?”林樊问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想了想:“帮我谢谢他在秘境里这么保护我,也谢谢他一直没放弃找我,我先回药神谷了,以后他有机会可以随时来做客,我给他做好吃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等等!”林樊连忙打断,“你要回药神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有什么问题吗?”萧夕禾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问题大了!林樊忙劝道:“要不还是等少主醒了,你亲自跟他道别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未落,许如清突然出现:“小师妹,还没好吗?我们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樊顿时龇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好了。”萧夕禾忙答应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樊还想拦她,却被许如清抢先一步,直接将萧夕禾拉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许如清!你别太过分!”林樊暴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如清冷嗤一声:“你闹出这么大的动静,谢摘星都没出来,可见根本不想见我小师妹,你又上蹿下跳个什么劲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懂个屁!我家少主那是因为……”林樊话说到一半突然闭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什么?”萧夕禾对有关谢摘星的事都格外上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樊欲言又止半天,最后憋出一句:“因为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:“……”那不是废话吗?

        许如清轻嗤一声,拉着萧夕禾直接上了飞行法器。萧夕禾扶着法器边缘,跟林樊挥了挥手:“有机会再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话,法器已经载着药神谷三人远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樊看着法器渐行渐远,终于忍不住冲进房中,将沉眠中的谢摘星强行唤醒:“少主不好了,少夫人又跑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摘星瞬间睁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法器飞速往药神谷的方向走,萧夕禾衣角翻飞,总觉得心神不宁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如清见她心不在焉,思索一瞬后开口:“等回去见过师父,你若还想来找他,那就再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摘星不肯说,他总要亲自查明她昏睡多日的真相才放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回过神来:“没事,魔尊应该也不想见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否则刚才早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便什么都别想了,先回去再说。”许如清温和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乖乖点了点头,吹在身上的风突然弱了许多,她一回头,便看到二师姐正用灵力为她挡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刚醒,还是谨慎点好。”柳安安体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二师姐。”萧夕禾刚说完,视线所及之处突然出现一道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顿了顿,眨眼的功夫身影已经出现在飞行法器上空,描金的靴子一点法器,直接将她给掠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师妹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摘星你想做什么?!”

        身后响起大师兄和二师姐焦急的声音,萧夕禾一脸茫然地抬头,便看到了谢摘星绷得极紧的下颌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虽然这个角度看不清他的脸,可也能感觉到此刻的他心情并不美妙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师兄和二师姐的声音越来越远,萧夕禾独自面对气压极低的谢摘星,心里突然有些忐忑:“魔尊,你怎么突然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摘星不理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干笑一声:“……对了,我刚才去找你道别了,只是你在休息,我就没进去,林樊应该已经向你转达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摘星还是不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我给你的零食都吃完了吗?如果吃完了,就把乾坤袋给我吧,那是我师父送的,转送给你也不好……我可以送你个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以后想吃什么,就直接去药神谷找我,我给你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、要不你放我下来吧,师父师娘在家等很久了,我要是不回去的话,他们肯定会担心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闭嘴。”谢摘星冷冷地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一秒闭嘴,为了让自己舒服点,主动揽住了他的腰。

        当腰间缠上她的胳膊,谢摘星眼神微动,垂眸看向她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对视一瞬,萧夕禾真诚道:“魔尊,你好像胖了点。”腰都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闭嘴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再次闭嘴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摘星继续赶路,越走周围的环境越偏,萧夕禾直觉他不会带自己去什么好地方,于是一颗心越来越慌,好几次想说话,都被谢摘星的眼神吓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飞过最后一座小镇时,萧夕禾看一眼前方一望无际的沙漠,再看看下方仅剩的几户人家,终于忍不住再次开口:“魔尊,我难受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摘星总算有了反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他从单手梏着她的腰,变成了双手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抱是舒服点,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是因为这个难受,”萧夕禾苦着脸,“我刚醒,一点东西也没吃,现在虚得厉害,你带我去找点吃的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装什么,你现在明明精力充沛。”谢摘星淡淡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:“……”不愧是魔尊,连她精力充沛都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咳了一声,愈发可怜:“可是真的难受,我好想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话,还特意呕了两声,谢摘星总算蹙眉:“真难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‘虚弱’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摘星没有犹豫,当即带着她在小镇落脚。

        小镇真的是小镇,加起来也就两三家客栈。谢摘星选了一家还算不错的,带着萧夕禾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两位客……”小二看到两人容貌愣了一下,语气瞬间轻了不少,“客官要吃点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炒两道辣点的菜,再要一个甜汤。”萧夕禾吩咐。

        小二刚要答应,谢摘星不悦开口:“不舒服还吃辣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二跟萧夕禾同时直起身:“不、不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煮一碗白粥,别的都不要。”谢摘星吩咐。

        小二答应一声赶紧跑了,独留萧夕禾一人面对魔尊大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尽可能用眼神释放对食物的渴望,可惜魔尊大人视而不见。萧夕禾无奈,只好不怎么委婉地提醒:“魔尊大人,不管怎么说,请客吃饭只请一碗粥,是不是太抠了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请客?”谢摘星眉头微挑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:“……就算不是请客,你只给我吃一碗白粥也有点过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告而别,有的吃就不错了。”谢摘星相当冷酷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无奈:“我都让林樊转达了,怎么会是不告而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转达就不是不告而别?”谢摘星反问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闭了闭嘴,安静片刻后又问:“那你现在要带我去哪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监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一愣:“为什么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告而别的人,就该坐牢。”谢摘星淡淡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:“……”你这就有点无理取闹了吧!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不觉得谢摘星真会让自己蹲监狱,可他要去的也绝不是什么好地方,萧夕禾想到大师兄跟二师姐,心里渐渐着急……但着急谢摘星就会放她走吗?不,只会将她管得更严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心里像热锅上的蚂蚁,面上却还在维持镇定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多会儿,店小二将粥端了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看着粒粒分明的米,一点食欲都没有:“不用砂锅炖也就算了,最起码要将米粒煮得烂糊点吧?这哪像是粥,分明就是大米汤,还是熬得不好喝的大米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摘星冷眼看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演不下去了,干脆将碗推到他面前:“不信你尝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摘星不动,一身黑披风为他增添几分肃杀之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每当他面无表情时,萧夕禾总会生出几分怯意,此刻也不例外,但一想到临时退缩的后果可能是被他抓到某个奇怪的地方去,她还是鼓起勇气,舀了一勺递到他嘴边:“你尝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摘星垂眸看了眼,到底还是赏脸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米粒软趴趴的,像是泡胀了。他顿时蹙起眉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去煮吧,你也吃一点,这么将就太难受了。”萧夕禾说着,转身往厨房方向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摘星没动,神情莫测地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独自进了厨房,确定谢摘星没跟过来后,立刻跳窗往外跑。

        为免谢摘星追上来,她一边跑一边打开乾坤袋,刚要将鸡嘴放出来,前方巷子口突然伸出一只手,直接将乾坤袋摘了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一愣,下一瞬猝不及防对上谢摘星晦暗的视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哪?”他问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无言三秒扭头就跑,却被一股大力扯了过去,直接抵在了墙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准备去哪?”谢摘星面色阴沉,攥着她肩膀的手逐渐用力,“始乱终弃还不够,现在还要抛夫弃子是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是我没有……等一下,”萧夕禾被抓得生疼,轻哼一声突然觉得不对,“抛夫……这个暂且不论是不是,哪来的弃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摘星盯着她看了片刻,突然扯下了身上披风。

        没了披风的遮挡,瞬间显露他相比从前略显削瘦的身形,只是四肢虽瘦,小腹却微微隆起,虽然不甚明显,可过于了解他身体的萧夕禾,还是一眼就看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茫然一瞬,刚要询问怎么回事,便听到谢摘星咬牙问:“你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,自己有鹿蜀血脉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愣了愣:“这跟鹿蜀血脉有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话没说完倏然想起山海经上关于鹿蜀的介绍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多子多福的祥瑞之兽,有其血脉者,可使男人怀孕。

        轰隆隆……萧夕禾脑子里瞬间炸起阵阵惊雷,整个人瞬间呆滞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摘星看着她傻愣愣的德行,心里那股积郁多时的火气突然散了些。他松开萧夕禾的肩膀,面无表情地往后退一步,然后静静与她对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对视了多久,萧夕禾尴尬一笑:“不可能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摘星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笑不出来了:“不可能……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摘星沉默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可能……啊啊啊啊怎么可能?!

        远处突然传来柳安安焦急的呼唤,萧夕禾眼眸微动,下意识要开口应和,只是视线一落到谢摘星肚子上,又瞬间老实不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跟我走,还是跟他们走。”谢摘星冷声问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直勾勾地盯着他的肚子,好一会儿才艰难开口:“我能……先跟他们道个别吗?不然他们会着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跟他走的意思了。谢摘星神色缓和了些,却还是拒绝:“不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柳安安的声音由远及近,萧夕禾却一声都不敢出,只是缩着肩膀瞄谢摘星的肚子,显然还未从惊吓中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虽、虽然是奇幻小说,什么都可能发生,但……但男人怎么能怀孕了?而且让他怀孕的那个人还是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怎么可能呢?她怎么可能让男人怀孕呢?萧夕禾脑子始终转不过弯来,可又全然相信谢摘星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怀孕了!

        魔尊怀孕了!

        本文最大反派怀孕了!

        怀的还是她的孩子啊啊啊啊!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越来越恍惚,一直到被谢摘星带进宫殿,都还没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傻了?”谢摘星嘲弄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迟钝地眨了眨眼,视线再次落在他的肚子上……算算时间,应该是在御剑宗那次怀的,可看着又不太大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谢摘星面无表情地挑起她的下巴,迫使她抬起头:“再看,就把你眼睛挖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大殿之内静悄悄的,幽深的光线从窗外透进来,却未给大殿增添几分光亮。两个人沉默对视,谁也没有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久,萧夕禾艰难开口: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话说到一半,感觉有点像渣男言论,她又赶紧补充,“我会负责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她说负责,谢摘星眼底闪过一丝嘲弄:“你拿什么负责?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她哪知道拿什么负责!一刻钟之前她甚至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会不婚不育潇洒快活!萧夕禾内心还在地动山摇,半天憋出一句:“我会攒钱买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摘星:“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会买一辆好车……好的飞行法器,你以后出门就不用自己飞了,”在第一句话说出口后,萧夕禾思绪渐渐恢复,“我修为不行,但医术和厨艺也能勉强糊口,以后你跟……孩子,我都会好好照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尽管心里还没什么真实感,对未来也一片迷茫,但她还是尽可能给出承诺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摘星闻言沉默许久,笑了:“萧夕禾,我需要你买房糊口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夕禾顿了顿,这才注意到自己此刻正站在一间高大的宫殿里……看周围的摆设与装饰,应该就是原文里提到过的,谢摘星在魔界的住处,龙溪殿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随便一个香炉都是上等法器的龙溪殿,萧夕禾想到自己还在药神谷跟二师姐一起住‘学生宿舍’,瞬间感觉压力重重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丧眉搭眼的小姑娘,谢摘星思索片刻,到底没说不打算要孩子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被这个小孽畜折磨了半年,也该她尝尝这其中滋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魔宫另一侧,谢无言正在种花,察觉到什么后当即叫了个人来:“少主回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回尊上,刚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无言愉悦地扬起唇角:“这回倒是没出去太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是想陪尊上过除夕。”下属讨好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无言顿时更愉快了:“去,将本尊给他准备的那些惊喜都送去,也叫他高兴高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下属当即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无言心情不错地给花灌灵力,结果用力过猛,直接将花给灌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辈子长在你这片园子里,也是它前世造了太多孽。”一道幽幽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无言嘴角抽了抽,回过头果然看到了亲儿子。谢摘星没有穿披风,但也换了件宽松的衣裳,将本就不明显的小腹遮得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辈子把你生下来的我,才是前世造了太多孽。”谢无言果然没看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摘星眉头微挑:“可惜,后悔也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臭小子,”谢无言笑骂,“你心情倒是不错,莫非刚才遇见臣奉,知晓他去做什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遇见了,但没说话。”谢摘星想起自己刚进门时遇到的下属,随口答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无言神秘一笑:“那你真该跟他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摘星一顿:“怎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没事,待会儿你就知道了。”谢无言拍拍手上的土,便要去揽儿子的肩膀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摘星当即后退一步,面无表情地给他施了一道清洁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你连亲爹都嫌弃?”谢无言无语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摘星抬眸:“不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能能能,我真是上辈子欠你的,”谢无言嗤了一声,乐呵呵地与他一同往殿内走,“找我有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摘星面色淡定:“没事就不能来看你?我刚回,自然要来同你打声招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无言停下脚步,面无表情地看向他:“你被夺舍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摘星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回来主动跟我打过招呼?你眼里有过我这个爹?你是不是吃错药了,觉得自己很孝顺?”谢无言大加嘲讽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摘星沉默一瞬,有话直说:“我带了个人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无言:“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柳江的小徒弟,萧夕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无言:“……还没放弃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弃不了,”谢摘星眯起长眸,“她欠我太多,得买房赚钱还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无言嘴角抽了抽,觉得他真是要疯了,刚要问他药神谷那边怎么说,突然想起一件事:“糟了糟了,臣奉……臣奉去龙溪殿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龙溪殿做甚?”谢摘星蹙眉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无言讪讪:“……也没什么,就、就是我给你准备了个惊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摘星默默与亲爹对视,突然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:“什么惊喜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我我上次跟你说过,要广召魔界美人为你充盈后宫,所以……”谢无言尴尬一笑,“你现在回去,可能还来得及,不然媳妇儿可能要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摘星果断扭头就走。


  https://www../41274_41274495/26606312.html
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.。渣渣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m..
章节列表
新书推荐:上神,你的姻缘树开花了 解风情 秦爷的蓄意深情 大乾败家子 天眼中场 在星际都市做先知 意外标记了帝国上将 愛,是解決方案 贵妃不容易 穿越四合院,这个傻柱有点莽 道不虚行 HP 为你演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