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渣渣小说”最新网址: www.zztxt.net,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
当前位置:渣渣小说 > 科幻小说 > [红楼]贾瑚归来 > 第43章 第 43 章

[红楼]贾瑚归来 第43章 第 43 章

章节列表
好书推荐:我在精神病院学斩神 这该死的求生欲[穿书] 夜的命名术 全职业体验系统林逸纪倾颜 玄幻,我顿悟了混沌体 苏南卿霍均曜 开局地摊卖大力 都市巅峰主宰林天成王梦欣 伏天氏 龙纹战神江尘烟晨雨 

坐在贾瑚身边的杨老是当朝名士,  学问造诣很高,只不过他的志向并不是在做官一途,  他喜欢教学生,  朝中许多官员在求学之时都受过他的指点,可谓桃李满天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坐在贾瑚另外一边裁判姓袁,原来是二甲进士,  只是在做官时得罪了权贵被贬,心中觉得冤枉,  却无处申诉,  最后心灰意冷,  去了青阳书院当先生,也培养了许多学生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  有这两位老师在这里当裁判,确实也十分的合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次不知道有多少学子脱颖而出,  二位老师的学生可在其中?”贾瑚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贾侯爷怎么知道我们两个学生在这里?”杨老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位老师都很年轻,  不像是彻底闭关休息的样子,  既然还在培养,那二位老师过来参加诗会,怎么可能不将自己的得意门生带出来”贾瑚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愧是贾侯爷,见微知著”袁老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袁老对站在自己身后的书童道:“去把你师兄们叫过来,给贾侯爷见个礼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杨老也对自己身后的书童轻轻示意了一下,  书童了然,  也去请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贾瑚知道两位老师打的什么主意,为自己的门生引荐一下自己,  虽然两位老师都没有再入官场的意思,  可是他们的学生却不然,  都是要参加科举进入官场做官的,关键是他所在的礼部还就管科举的,现在在自己面前卖一个眼熟,所以,即使再清高的人也都逃离不过世俗。

        贾瑚端正的坐着,和两位老师聊着天,等着两位老师的学生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三哥,你看那两位老师是不是和他聊得挺开心的?他是那两位先生的学生吗?”苏二小姐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家三公子向裁判席看去,确实,那个年轻人与两位先生交谈甚欢,他心中有些羡慕,他是知道这两位老师的大名的,他曾经也觉得自己读书挺好的,也想过拜在这两位先生门下,只是见过先生后,先生拒绝收他,说他天资不行,他原本还十分气愤。后来他才知道,他的自我感觉良好是苏家兄弟们衬托出来的,等真正出去见过世面后才发现,这个世界上的真正读书有天赋的人是什么样的,这时候他才感觉自己当初的无知十分可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两位老师的得意门生来了,在自己老师的介绍下纷纷给贾瑚见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愧是二位老师的得意门生,都十分的优秀”贾瑚夸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哪里哪里,和荣国侯比,那还差得远呢,荣国侯当初可是十五岁就考中了状元,他们都已经二十多了,还在科考的路上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考上”杨老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贾瑚笑了笑,“他们还年轻,都才二十出头的样子,想必也是有两位先生想要压一压的原因,我当初也只是年少气盛,换成如今,也未必有那样好的运气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位老师自然明白贾瑚说的话并非空话,能被他们收成弟子的天赋也不会低,十七八岁的时候来参加会试,也未必会落榜,之所以二十了才让他们来考,主要这样更有把握一些,他们也不希望自己的学生掉到三进中去,再个因为年纪小,朝廷也不会给你派什么重要的差事,反而在官场上蹉跎,二十多岁来考,才是正逢其时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闲聊中,晋阳侯又带来一个人,贾瑚自然是认识的,礼部左侍郎方君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方大人”贾瑚起身,向方君奕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贾大人,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你”方大人也回了一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方大人快请落座,时辰也快到了,等咱们的诗会结束,二位大人再寒暄也不迟”晋阳侯眼睛笑得弯弯的,一场诗会来了两个礼部侍郎,真是太有面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方大人请”贾瑚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贾大人也请”方君奕也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听说了吗?礼部的左右两个侍郎都到了,这场诗会一定得全力以赴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,礼部的左右侍郎都到了?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不是,没想到晋阳侯脸面这么大,居然将礼部的两个侍郎都请了过来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完了完了,我之前没准备好,早知道礼部的左右侍郎都在,就好好准备了”。

        等方大人也落座了,晋阳侯就宣布今日的花会开始,让人将他得的那株十八学士搬了出来,就放在场地的最中央,供众人观赏,看到大家对十八学士的惊叹声,晋阳侯心中满意,大声道:“花会发帖之时就已经表明,借着观赏茶花,要开一个诗会的,今日以茶花为题,写一首诗词,前二十名可以进入到下一轮,下一轮则由我们的四位裁判出题,选择出今天的第一名,第一名的奖品就是这株十八学士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介绍一下我们今日裁判,杨老大家应当都不陌生,我朝名士,一生培养了无数学子,可谓桃李满天下,这位是袁老,在青阳书院读书的学生应当不陌生,袁老是青阳书院的副院长,也培养过无数学子,名满天下”晋阳侯大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最后再介绍这两位,这位是户部礼部郎贾大人,这位是礼部左侍郎方大人,请诸位好好的作诗,让二位大人看看咱们大庆的好儿郎”对两位户部侍郎,晋阳侯并未详细介绍,只要是要科举的学子就不会对这两个官职陌生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介绍完贾瑚和方君奕的身份后,下面整个都热闹起来了,礼部两位侍郎都在,所有学子都在狂喜,并为没来参加这场诗会的同窗们可惜,这场诗会就应该能判断出这两位侍郎喜欢的作品风格,十年寒窗苦读,为了达成目标,所有人都是全力以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诗会第一场,午时截止,场会旁边有笔墨纸砚,午时之前,诸位尽可在那里将想好的诗词写出来,特别提醒,不要忘记在纸上写好你的名字,再将写好的诗交给这两位管事,注意,每个人只能提交一首作品,最后注意好时间,过了午时,便不接收诗词了,第二场等第一场的名次出来后就马上开始,第二场的规则,等第二场开始后由咱们的裁判宣布”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宣布完诗会的内容后,晋阳侯满意的回到了裁判台,方大人笑道:“晋阳侯这一句话,就让咱们替他办事呢,我原本想着过来就只用看看我们大庆的优秀学子们,哎,真是失策呀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,出个题目而已,对几位来说还不是举手之劳?”晋阳侯也跟着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不仅仅出题目,还得想第二次的规则呢”贾瑚也跟着打趣。

        晋阳侯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讨饶道:“诸位大人,饶了在下吧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位裁判都相视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家二小姐听到晋阳侯介绍裁判时有些错愕,“那位居然是荣国侯?这么年轻,而且还是礼部侍郎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起来了,我小时候见过他,那年他考中了状元,骑在马上游街,那时候他应当还没完全长开,还挺稚嫩的,还没有他现在的气势”苏家三公子盯着贾瑚,总算想起在哪里见过贾瑚,那时候他想的也是如贾瑚一般骑马游街,只是,他正式开始读书后才知道,骑马游街有多难,考中举人就已经很难了,他已经落榜两次,更何况考中状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怎么不知道他”苏家二小姐不服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考中状元后就被发配到南召教化南召的百姓,十年未回,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,小时候父亲总是喜欢拿贾家的麒麟子来和我们比较,贾家的麒麟子就是他”苏家三公子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苏二小姐想起来了,当初哥哥们读书的时候,父亲说的最多的就是贾家的麒麟子,原来就是他呀,“看着很年轻呀,顶多二十岁,他十岁就考中状元了?”苏二小姐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十五岁考中状元,如今应当二十六,这么年轻就成了礼部侍郎”苏家三公子叹气,他都十七了,还只是一个秀才,举人都已经落榜两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他娶妻了吗?”苏二小姐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,都这个年纪了,应当是娶了吧”苏三公子不确定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三哥,你说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子呀?”苏二小姐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”苏三公子回答完,觉得有些不太对劲,他向自己妹妹看了过来,发现他妹妹目光盯着贾瑚目不转睛,他在自己妹妹眼前晃了晃,大声道:“回神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苏二小姐吓了一跳,她看向自己哥哥,翻了一个白眼“干嘛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才要问你你干嘛呢,你不会喜欢上贾侯爷了吧,妹妹,你清醒一点,你和贾侯爷是不可能的,别人都二十六了,应当已经成亲了,而且,你身上也有婚约的”苏三公子提醒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、我才没有”苏二小姐不承认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苏三公子耸了耸肩,他很想说,妹妹,你看着那位贾侯爷的目光都能喷火了,还说没有,不过他也能理解,这位贾侯爷,模样好,出身也高贵,自己也很有才华,年纪轻轻就已经是礼部侍郎,就这个条件确实吸引女孩。虽然贾侯爷年纪大了一些,但是如若真没有成亲,和他们家结亲也是好事,只是,这个联姻对象一定不是二妹妹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王夫人和诸位夫人陪着晋阳长公主说话的时候,丫头进来禀报,“长公主,侯爷说花会已经开始了,还请长公主带着诸位夫人去花厅赏花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丫头们禀报,长公主眼睛一亮,笑着对诸位夫人道:“花会既已经开始,咱们一同去看看吧,我家儿子得的那株十八学士还是挺值的一看的,等花会结束,这株十八学士会当做奖品给诗会第一的才子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诸位夫人笑眯眯的跟着长公主去了花厅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公主带着诸位夫人出现时,诸位学子已经散开了,三两成群,在花厅中观赏着花朵,寻求灵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不知我家叔文去哪里了?合该来给苏太太请安的”左都御史家的太太四处看了看,没看到自己的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孩子在用功呢,别让他分心,我家二姑娘也来了,特意央求她哥哥带她过来看看,等下让她过来给冯夫人请安”勇毅侯府的太太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公主也听到了两位夫人的对话,笑道:“这里难得这么热闹,诸位可自行欣赏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勇毅侯太太和左都御史家的太太互相给了彼此一个眼神,勇毅侯太太道:“臣妇先去看看我家那孽障,晚些时候再来陪公主说话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勇毅侯夫人自便”长公主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是左都御史太太也向长公主辞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太太没有什么事儿吧?不如留下来陪我说说话?”等勇毅侯夫人和左都御史太太离去后,长公主突然对王夫人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夫人受宠若惊,其他夫人也很识趣,纷纷找借口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感觉长公主对荣国府的这位二太太刮目相看呢?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忘了晋阳侯府除了世子外,还有一个孙子呢,今日办这场花会估计也是为了相看孙媳的,估计长公主是看上荣国府家的小姐了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长公主家的小孙子不是庶出吗,荣国府会乐意把嫡小姐嫁给一个庶子?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虽然是庶出,但是长公主喜爱呀,而且荣国府的这位小姐是二房的嫡女,虽然也是国公的孙女,但她父亲的官职也只不过是五品的工部主事,长公主可是太上皇最宠爱的妹妹,她的孙子,虽是庶出,要配也能相配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倒也是,据说这位小姐的名声也不太好,当初荣国府走小选把孙女送进宫打的什么主意咱们也不是不知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荣国侯也实在倒霉,他不在京城,京城这些亲眷就给他瞎添乱,荣国侯倒是心疼这个妹子,一回来就把人给接出宫了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不是,虽然接回来了,年纪也大了,都十七了,咱们这些人家的婚事早早就定下来了,她拖到现在,可不好找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位夫人离开后小声议论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还算是热闹,来了这么多青年才俊,荣国侯答应来当评委的时候,我家儿子还高兴了许久,当初荣国侯实在太惊艳了,凤采鸾章,妙笔生花,我家儿子最是骄傲,但是在说起荣国侯时也是常常感叹说自愧不如”长公主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家瑚儿也是不爱应酬的,听闻是晋阳侯府办的花会,也是马上就说要来,可见我家瑚儿也是对晋阳侯十分的推崇”王夫人也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元春今年多大了?”长公主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十七了”王夫人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十七了,这么巧,与我家小孙子同岁呢”长公主笑道。随后,长公主对身边的丫头道:“去,把小少爷叫过来”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夫人心中吃了一惊,她忐忑的看着长公主,有些拿不准长公主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长公主身边的丫鬟就带着一个青年走了过来,“孙儿给祖母请安”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公主看到青年笑了,道:“快起来”。

        青年站了起来,走到长公主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躲什么呀?这么大了还害羞,这位是荣国府的二太太,快给二太太见礼”长公主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青年向王夫人行了一个学礼,道:“二太太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少爷使不得,使不得”王夫人忙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儿,你是长辈,受他一礼理所应当”长公主笑眯眯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夫人只能尴尬一笑,现在她已经知道长公主的意思了,她悄悄打量了一下这位青年,就长相而言,这位青年其实和长公主长得挺像的,长公主的容貌并不出色,这位青年的相貌也比较普通,相貌还是其次,就晋阳侯府的条件,这个青年是嫡次子什么的,她都觉得是极好的一门婚事,只是这庶出的身份,王夫人在心中不太乐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平哥儿,你不是最喜欢荣国侯的那篇《咏梅赋》吗?这位便是荣国侯的二婶婶,后面的两位是荣国侯的妹妹”长公主笑着介绍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荣国侯的家人,久仰久仰”提起贾瑚,青年的眼睛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个书呆子,笨死了,在女眷面前怎么能用久仰,荣国侯今日也来了,你可有去给荣国侯请安呀?”长公主慈爱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孙儿、孙儿有点害怕、父亲大人也在呢”听长公主这么问,青年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呀”长公主瞪了青年一眼,随后向王夫人看了过来,笑道:“夫人莫笑,我家孙子是怕死他老子了,看到他老子,就如同老鼠见了猫”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夫人笑道:“儿子都是怕老子的,我家也有一个儿子,叫贾瑛,见了他老子也是怕得不行”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公主噗嗤一声笑了,然后对沈长平道:“正好你闲着无事,带着我和二太太还有妹妹们赏赏花,你是读书的,给我们说说哪朵花比较入你们读书人的眼”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夫人只能跟着笑,元春和迎春亦步亦趋的跟着王夫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祖母和二太太还有妹妹们且跟我来,这里最好看的一株还是那株十八学士,只是现在花会才刚开始,那里的人比较多,而且,看了那株十八学士后,其他的花都会黯淡,不如从其他的花开始看,便会一次比一次惊艳”青年的目光扫过元春的脸,他的耳朵有些红红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公主见状,心中已经有了普了,她早知道贾家人就没有长得丑的,他家孙子不可能不喜欢,只是,要如何说服这门婚事还不是一件容易事,毕竟他家宝贝孙子只是庶出,他嫡母定是不会为他打算的,也只有她,一大把年纪了还得为乖孙筹谋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夫人和元春、迎春陪着长公主赏花,这边,勇毅侯夫人和左都御史太太已经见到自己的孩子了。“旻儿,还不快向御史太太行礼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苏二小姐站了出来,十分乖巧的给御史太太行礼:“夫人好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旻儿是越来越漂亮了,真想有旻儿这么漂亮的女儿”左都御史太太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子佩是今年参加乡试吗?”勇毅侯夫人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呀,八月份就要参加乡试了,也算是熬出头了,终于不用再回祖籍考试,之前他回祖籍考试,我们一个个的心疼的不行,回京的时候,人都瘦了一大圈”左都御史太太眼睛都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母亲,这有什么好哭的,所有的学子都是这么考的”冯子佩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公子,冯夫人这是在心疼你呢,娘亲十月怀胎才生下的孩子,那就是自己的心头肉,看到你因为科举损耗到身体,自然是心疼的”勇毅侯夫人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子佩掏出手帕递给左都御史夫人,“母亲不用担心我,我很好,儿子已经长大了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恩恩”左都御史夫人十分的感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勇毅侯夫人对这个女婿是满意的,虽然是二子,但是很会读书,十几岁已经是秀才了,今年还要参加乡试,如若乡试考过,便是举人,等他成为举人再成亲,她家女儿也更有面,所以,两家商量好了,等今年乡试之后就看日子,不管这次能不能中,婚事也不能拖了,她女儿比这个孩子大两岁,可不能再等一个三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夫人不必忧心,二公子才十多岁就已经是秀才了,这次乡试考过便是举人,十几岁的举人,谁不说是一个少年天才,京城中,谁家的孩子能比得上二公子”勇毅侯夫人宽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自己母亲的话,苏二小姐脑海中浮现出贾瑚的模样,十五岁的状元,二十六便已经是礼部侍郎了,这才是少年天才,冯子佩现在不过一个秀才,这次能不能考中举人还不一定呢,她家母亲就这么吹,到时候没考中,岂不是丢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旻儿,你三哥呢?”就在苏旻沉浸在脑海中时,她母亲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旻回过神来,有些茫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苏三哥哥好像去前面看花了”冯子佩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子佩知道呀?那你陪旻儿去找她三哥,我和苏太太去旁边坐坐”左都御史太太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苏二姐姐,跟我来吧”冯子佩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旻向她母亲看了一眼,只见她母亲微微点头,她心中明白,她母亲在给她和冯家弟弟制造机会培养感情,可是,她眼中已经有了珠玉在前了,冯家弟弟虽然也有几分文采,可是,萤火之光如何与皓月争辉,只是,碍于在公众场合,她也只能轻轻点头道:“多谢冯家弟弟”。


  https://www../94619_94619834/26605890.html
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.。渣渣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m..
章节列表
新书推荐:病娇竟是我竹马 沧灵之上 和顶流协议结婚后 开局获得赶尸匠传承 上神,你的姻缘树开花了 解风情 秦爷的蓄意深情 大乾败家子 天眼中场 在星际都市做先知 意外标记了帝国上将 愛,是解決方案